万世留情

#全职##周江##超短# 早安





当他的双腿被架起,未知的硕大强硬地刺进体内时,他还迷迷糊糊地回想着刚不久才结束的激烈赛事,殊不知自己正深陷一场更为激烈的床事之中。



强硬进入所导致的痛苦可想而知,双脚脚趾在主人控制下有意的蜷起,空闲的双手只能紧紧握住身下早已弄成一团的床单,以此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。双唇微启着,透明色的津液沿着唇角,沾湿了整个下巴。



猛烈的撞击一下又一下,随着断断续续的呻吟从他的口中溢出,高潮也随即而来。



从未体验过的快感席卷而来,铺天盖地的像一波波汹涌的海浪一般打在他的身上。比赛中的失误,随着异物的深入,正逐渐地被遗漏,直至他再也没有力气去回想。



圆润的指尖划过他的乳尖,引起短暂的颤栗,接踵而来的是温热的口腔。暖意一点一点的,从乳尖开始,爬满整副身躯。



留在胸膛上的唾液在接触了空气之后,似乎开始挥发,正渐渐吸收走刚刚身上人留下的热。



视线在暗黄的灯光和泪水的阻挡下早已变得朦胧不清,他只能靠着自己的感觉大致辨别出身上人的未知在何方,然后将自己的双唇奉上。





阳光透着窗帘间的缝隙,调皮地爬上了他的脸,眼皮也毫无遮挡的暴露在了太阳光下,这致使他不得不睁开眼。



但是,他有点后悔了。



随着倦意退去,身体各感官的感觉开始强烈并敏感了起来,



这让他在第一时间内感觉到了正在他身后不断散发着热量的热源。



呃……



先让他冷静的捋一捋思绪。



回想起昨晚的告白,再加上现在正环着他腰身的手臂。所以说,他就这么被他家队长给办了?!噢,好吧,天要我亡我不能不亡。



带着这般心情的江波涛这么一转身,便与身后的人对上了眼。



"队,队长早啊…"



"恩……"



周泽楷的眼皮只掀起了一半,黑色的眼瞳在光的照耀下映出了点点的棕褐色,黑色的眼珠似乎正看着他,又好像没有。



看起来好像是还没有睡醒。



的确是如此。



周泽楷只是把这副模样维持了那么一会,接着又安然的将眼皮合上并着将环着人的手也收了手。



然后江波涛就不再敢出声了,他就这么安静的躺着,感觉着自己手臂紧贴着周泽楷胸膛处传来一阵阵有规律的搏动。



伴随着时间的过去,周泽楷醒了过来,但是却并没有松开他的手。



他不紧不慢的睁开闭合的双眼,用丝毫没有羞涩可言的眼光直视着江波涛。



头发可能是因为睡姿的问题,硬生生的翘起了一撮。白净的脸上也因为挤压留下了几条淡红色的印子。给人一种十分之天然的感觉。



一见这模样,江波涛便是笑出了声,他挣脱了周泽楷的双手,但是把自己的手从被子底下拿了出来,伸手按在了面前人那撮翘起来的头发上,将头发抚顺后才抚上人的脸上。



大拇指的指腹抚过已经渐渐消退的红印,身子微微向前一伸,便贴上了对方的唇角。



他想,既然他家队长都没有丝毫的介意那他又何须在意呢?



于是乎,他伸出湿热的舌头开始在对方有些干燥的唇上舔拭起来,最后还在那饱满的唇上那么轻轻地咬了一下。



"早啊,队长。"



"恩,早。"


--------End


评论